东临碣石这家五年企业如何建立台球全产业链基业?

东临碣石,以观沧海。在东戴河海滨,放眼望去,同样看到台球产业的蓝海不可斗量。

2016年,璟点台球器材连锁超市启动。五年过后,台球产业以迅猛下沉之势发展,也带动璟点业务的全面壮大。2022年,璟点公司总经理王健将其定义为璟点新五年的启动年,“璟点超市”也升级为璟点集团。

8月24日,在璟点集团成立暨同盟商合作发展大会上,王健说,“不要用某一款产品定义璟点。”他的台球创业以台球俱乐部起家,然后进入台球装备领域,如今正在推广台球赛事,最终的目标是深挖台球全产业链。

“疫情爆发后,公司的账户上只剩下100多万。即使只负担员工社保,也只能坚持四五个月。”王健说。

彼时璟点已经入局台球杆市场,代理美洲豹、环球等世界知名球杆品牌,同时也在代理产品未覆盖的定位区间,推出自有品牌产品。

美洲豹总部位于美国,走高端产品路线,在美式台球杆中享有盛誉。2019年底,王健根据往年经验,判断农历新年过后是台球杆销售旺季。而新年前各行各业都准备进入休息状态,备存货需要提早。所以王健果断将大部分年底盈余,用于提前拿下一批美洲豹球杆。

2020年农历新年,疫情爆发,全国各地进入静态管理。球杆压在手上却没法销售,经营压力陡增。疫情最严峻的时刻,也是王健对璟点未来最悲观的时刻。但此时他抱着“尽人事,知天命”的想法开始细想疫情应变之道。复工许可尚没下达,慢下来的他反而想出了门道。

“疫情之后房租下降,拿下店面的成本降低,很可能有一波台球俱乐部数量增长,从而引发台球桌需求的增长。”王健向体育大生意回忆当初的思路。

复工复产后,璟点首先从球杆业务方面回笼资金——积压的美洲豹以及其他产品,都陆续回归到市场上。而台球桌业务也迅速上马,2020年5月,璟点品牌台球桌也正式面世。王健的判断没错,台球桌需求确实可观。“从璟点做台球桌开始到现在,产品一直处于供不应求状态。”

疫情前,国内台球市场似乎有走下坡路的趋势。2019年,中国台球协会副主席兼秘书长王涛在接受新华社采访时称,中国台球人口数量从七八千万下降到五千万,台球厅数量减少20%。

有一点颇为反直觉:疫情后,室内娱乐方式受到一定限制。台球俱乐部设在室内,理论上颇受疫情防控规范的影响。

但实际上,台球成为后疫情时期大众运动需求的一大释放点。“相比其他室内商业活动,台球单位面积聚集人数少,防疫风险相对更低。而房租降低则吸引投资者入局。另外,相比其他运动项目,台球对场地的要求更宽松,例如不像羽毛球那样,对场地高度有要求。所以台球俱乐部能更快地铺开落地。”王健分析道。

台球俱乐部数量增加后,王健还想为市场注入一些人气。璟点自2020年底开始推出自有IP赛事,目前打造出公开赛、大奖赛、大师赛、闯关赛等不同赛事形式。全年赛事场次多达600场,全面覆盖华东、华南、华中、华北、东北、西北、西南七大区域,总参赛人次超过10万。民间台球气氛的活跃可见一斑。

台球玩法较多,斯诺克、美式九球和中式台球都为大众熟悉,尤其是中式台球,在国内群众基础扎实。中式台球即球迷常说的“黑八”,使用十六色台球,桌面则是缩小版的斯诺克桌。璟点主要推广的正是中式台球,其自有赛事圈定了一批中式台球死忠。据璟点公司副总经理吕冰介绍,每当办赛时,璟点赛事都堪称当地台球界的盛事。尤其是有刘海涛、吴浩等中式台球名将出战时,赛事观众可达四五百人。

从B端来看,赛事相当于为台球俱乐部做广告。赛事带来俱乐部曝光,吸引到高手参赛、球友观赛,展示了俱乐部的设施、环境、服务。从C端来看,赛前备战的需要、赛后交流的氛围会促进当地球友打球时长增加,也有机会带动球杆等装备消费。

总体而言,赛事有力激活当地台球运动参与度,台球文化的普及会直接转化为相关消费。

璟点的未来发展与台球运动发展辅车相依,所以王健决心加大推广赛事的力度。通过补贴俱乐部等政策鼓励办赛,王健的目标是将璟点系列赛事打造成“国内第一大中式台球IP”。璟点为此在今年投入2000万元资金,其中新创立的璟点中式台球大师赛,四站分站赛冠军奖金20万元,总决赛冠军奖金100万元。

在入局台球装备领域之前,王健在北京、承德各有两家台球俱乐部。日益了解行业后,王健开始转型,2016年启动璟点台球器材超市全国连锁项目,然后在2017年8月24日通过一场盛大发布会,在台球行业正式发出璟点的呼声。

五年后的同一天,璟点再次以盛大的发布会,宣布集团化喜讯。璟点集团成立大会上的宾客,多是各地的合作经销商,是将球杆、球桌带到消费者手上和俱乐部里面的关键中间环节。

璟点的装备业务两条腿走路,既有代理产品,还有原创品牌。例如自有品牌台球杆“黑钥匙”,前节使用碳纤维,具有不变形、不裂等特点,耐用性强。“小怪兽”则是璟点联合知名中式台球主播神鑫宇孵化的年轻路线品牌。

扎实的产品力,才是璟点目前发展的最主要支撑。为了更好地积蓄这股力量,璟点正式“出关”。

从璟点的业务版图来看,台球器材超市在北方分布更加密集,以致集团成立仪式上,王健向南方经销商发出“加把劲儿”的期待。

璟点的总部最早位于北京。由于逐渐加入自有品牌业务,璟点需要建厂。2019年,工厂落户秦皇岛山海关。

山海关是东北与华北交界的标志。沿着渤海海滨驱车,从山海关进入辽宁省葫芦岛市绥中县东戴河新区,只需要二十分钟。2021年12月,璟点的新工厂“穿州过省”,搬到这里。以“集团”命名的新企业诞生——辽宁璟点实业集团。

占地50亩的东戴河璟点集团台球产业园,目前月产2万多根台球杆、1000多张台球桌,有200多名工人,未来规划增加至700多名。日本进口的碳纤维、加拿大进口的好木、江西九江挖出的好石运到厂里,被加工为璟点各条战线上的产品。

工厂也承担部分贴牌业务,甚至在台球装备以外,还生产桨板、登山杖等户外装备,可谓物尽其用,覆盖大健康、大体育产业。

隆隆响动的生产线承载了璟点业务突破的想象空间。王健则在成立大会上,进一步分享怎样应对台球桌供不应求的问题。7月,璟点整合了三家九江的石板、石材企业,成立联硕石材厂,掌握了台球桌关键原材料的源头——桌面石材。

“山很大,璟点还没那么大。这么多的石材我们消化不了,也会分销给其他企业。”王健说。

至此,王健所强调的“台球全产业链”可见部分端倪。器材装备生产是台球运动产业链的上游部分,器材装备消费、赛事活动是下游部分,璟点上下游均已切入。而石材是台球装备产业链更上游部分,现在也有了璟点的身影。

王健还在寻找更多璟点尚未切入的产业链环节,期待挖掘新的机遇。下游培训教学方面,璟点已开发一套智能台球机器人光影版,可以通过机器投射到桌面的虚拟球路加上人工智能机器学习后建立的台球碰撞物理系统,指导台球爱好者训练各类球路、球局。下游球迷文化推广方面,璟点与国内在台球领域积淀颇深的视频媒体「中国体育」有合作。受邀到成立大会发言的“中国体育”总裁钮钢建议,数字化与会员体系搭建是增强用户粘性的重要策略,王健下一阶段的规划中,可能也将有相关部署。

人工智能、数字化等均属前沿科技概念,如果能开拓出大规模应用科创成果的道路,台球产业的面貌或将有一番革新。谁能早入局、谁能先领跑,对台球产业新阶段的发展有重大意义。

王健则把企业自身发展的阶段按五年划分。成立大会的主题名为“圆梦五年,追梦十年”。“圆梦五年”指的是,在2017年举办大型发布会发声到集团成立的五年当中,璟点成为国内台球器材领域的重要玩家,达成了王健一开始的投资目标。“追梦十年”,则是要用新一个五年继续挖掘台球产业链各个环节的门道,让璟点通过一系列交叉业务的化学反应,释放出更耀眼的企业实力。

一个具体的“梦”则是上市。璟点已展开相关部署,启动尽职调查等工作。“国内没有台球上市公司,我希望璟点填补这个空白。”

一旦上市成功,璟点将为东戴河高新产业发展区域的名片,添上新的光彩。渤海惊涛拍岸的声音,仿佛是致以王健的热烈掌声。

王健喜读《三国演义》,虽然他未透露其最欣赏的人物,但历史上曹孟德有建功立业的气度,王健也对璟点的未来充满雄心壮志。在曹操“东临碣石有遗篇”的故地,王健放眼望去,但觉台球蓝海不可斗量,想必也期待追梦十年之期到时,能唱响一句“幸甚至哉,歌以咏志”。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