橄榄球退役再就业《信条》男主靠“拼爹”征服诺兰?

媒体和影迷一直念叨的“黑人007”主演还没来得及出现,正在全球影院上映的《信条》,提前让黑人影星,成为谍战大片主角。

由约翰·大卫·华盛顿扮演的这个没有名字的“主人公”,和詹姆斯·邦德、杰森·伯恩、伊桑·亨特、杰克·莱恩等大银幕特工同行一样,在危急时刻拯救了全世界。

普通观众可能会好奇,这个长得像NBA火箭队球星哈登的小伙子,到底是什么来头?能成为大导演克里斯托弗·诺兰的首部谍战大片男主角。

如果告诉你,他是奥斯卡影帝丹泽尔·华盛顿的大儿子,也就是通常意义上的星二代,你可能会有些恍然大悟。

当然,诺兰能找到约翰·大卫·华盛顿,也不单纯因为他有个好爸爸。在好莱坞,名门之后从事表演的现象并不少见,青出于蓝或者并驾齐驱的有柯克·道格拉斯和迈克尔·道格拉斯、安吉丽娜·朱莉和强·沃特、马丁·辛和查理·辛……但更多的星二代,都活在成功父辈的阴影之下。

约翰·大卫华盛顿(下文简称为约翰·大卫)也面临着这样的压力,但他走过的路有些特殊:像是迂回战略+弯道超车。

在《信条》上映前6年,约翰·大卫·华盛顿甚至都不是个职业演员。他接近30岁才下决心从事演艺事业,但之后又顺风顺水。

他34岁出演了斩获戛纳评审团大奖、奥斯卡最佳影片提名《黑色党徒》,36岁成为诺兰作品首位黑人男主角。

约翰·大卫1984年7月28日出生,是家中四个小孩的老大,7岁在便在爸爸出演的《马尔科姆·艾克斯》中就献出了大银幕处女秀,他在电影最后一场戏中亮相,只有一句台词。

现在回忆起来约翰·大卫·华盛顿都觉得很美好:“我的履历表上第一部电影就是这部佳片啊。”

《马尔科姆·艾克斯》是父亲丹泽尔·华盛顿和斯派克·李合作的电影,当明星的孩子就有这点好处,动不动就可在父母辈的电影中早早露脸。或许是成熟得比较晚,约翰·大卫直到11岁,才意识到爸爸丹泽尔·华盛顿多出名,因为那一年父母竟然给他配了保镖。

也是在这一年,在父亲的《蓝魔鬼》中客串之后,他从此远离了表演,因为他有了其他的爱好。

进入小学之后,约翰·大卫最爱是运动,几乎每天早上都会打橄榄球。小学毕业后,他决定把职业橄榄球员当成志愿。

事到如今他并不否认,当初做出这样的选择,也有摆脱爸爸的名气的考虑。“橄榄球可以说是我自己赚来的,我可以支配自己的人生,因为我想拥有我自己的名字。”

可能在外人看来,约翰·大卫一直生活在父亲的阴影中,但接受《GQ》杂志采访时他却说,和爸爸的相处的过程中,他过得很惬意。

“有时候我和父亲在家一起吹小号;有时候我会把自己的头发染成红色,学习阿拉伯语,他都不会说啥。记得有一次,爸爸会陪着我在纽约逛街,突然背诵起莎士比亚《理查三世》的台词,和电影里一样,但我知道他平时不这么说话的。”

进入中学后,约翰·大卫的橄榄球水平快速增长,脱离了业余爱好的范畴,他打算闯入NFL(国家橄榄球联盟)的决心,也越来越强烈。

从事橄榄球这项运动,约翰·大卫奋斗这么多年,最想得到的评价是,“我不知道这家伙哪里来的,只知道他打球打得不错。”确实,在运动场上戴上头盔,没人知道你是谁,更不用说你爸是谁,能不能得分,完全依靠实力。和如何评价一个演员的演技相比,评价一个运动员的能力,相对要客观很多。

约翰·大卫还记得,2006年他以亚特兰大莫尔豪斯学院学生身份,进入NFL选秀训练营时,特意提醒身边人不要告诉任何人他爸爸是谁,他想靠自己的本事赢得认可。

但第一次训练结束后,他在休息室发现很多人都在笑,原来训练营当地的报纸在头版头条报道了他参加训练的事,熟悉他的队友说你瞒不下去了,你不是只靠你自己了。

这也就是名门之后的无奈,费尽心力想摆脱父亲的影响,但媒体和大众并不会配合你。

2006年NFL选秀他只拿到圣路易公羊队(如今叫洛杉矶公羊队)的非选秀自由合约,3个月后就被放弃,改签到公羊队下属的二级队伍,以Rhein Fire队员身份参加NFL欧洲比赛。运动场上,没人会管你的爸爸是谁。

约翰·大卫发现,要在NFL站稳脚跟,成为遥不可及的梦。他冷静地判断自己的实力没法让他继续职业之路,于是他打电话给妈妈,希望回到表演领域。但妈妈断然拒绝,认为不能在这个时候认怂,她希望儿子在橄榄球上继续坚持,不要放弃。2009年约翰·大卫转投到UFL联盟( United Football League)的萨克拉门托山猫队,在这期间,他还抽空参与了爸爸《艾利之书》的演出。

2012年约翰·大卫随着跟腱撕裂和UFL倒闭,29岁的他不得不下决心告别橄榄球。

他在《GQ》杂志采访中回忆,2013年从球队租住的公寓回到童年房间,那一刻除了怀恋,最大的感受是失败。

“我曾经是独立的,但那时候真是低谷,不仅丢掉了工作,而且橄榄球事业彻底结束,我想要的都离我远去。”刚从赛场上回来那两年,他在家呆着无所事事时,甚至还考虑过利用自己的社会学文凭去当老师。

倔强的他,不愿意沾父亲光去当演员。2014年,HBO正在为《球手们》寻找演员。华盛顿家的朋友、经纪人安德鲁·Finkelstein听说丹泽尔的儿子打过橄榄球,就问他要不要试试。

约翰·大卫还在打球时,就特别喜欢看HBO美剧,尤其是《欲望都市》和《黑道家族》兴趣颇大,比如特别喜欢埃迪·法可在《黑道家族》中太太的角色,而他成年后首个表演角色就来自HBO,也算是个巧合。约翰·大卫和妈妈背着爸爸为了试镜进行了排练,最终拿到了角色后才公布真相。

约翰·大卫·华盛顿表示:“他就是简单地祝贺,但提出了一个条件,去拍导航集,然后回来得好好学习。

拍完导航集,约翰·大卫就去了表演学校进修。再好的遗传因素,没有后天训练也难成大器。佐伊·克拉维兹(摇滚巨星兰尼·克拉维兹和女星莉莎·博内特的女儿)是他的朋友,两家人经常聚会,她说约翰·大卫这几年越来越自信,她非常理解对方的处境。

因为佐伊的情况也很类似,父母都是演艺圈大咖,更容易得到经纪人的帮助,更容易得到机会。

但如果做不好,大家会觉得你不配,会觉得你不如你的父母,这方面压力比一般演员大很多。

克里斯托弗·诺兰在多个场合表示,选择约翰·大卫·华盛顿是因为《球手们》和斯派克·李导演的《黑色党徒》。

丹泽尔·华盛顿和斯派克·李合作过多次,约翰·大卫提到一个细节:《黑色党徒》剧本朗读会当天,约翰·大卫座位背后墙上的海报就是父亲和斯派克·李合作的《爵士风情》。

他说,当天的场景很诡异,“斯派克坐在那儿发号指令,我爸坐在我背后观察一切。”2018年戛纳《黑色党徒》首映时,诺兰刚好坐在导演斯派克李旁边,多年后斯派克·李问他是不是因为这次首映,让他下决心选约翰·大卫当《信条》男主角,诺兰笑着说:差不多吧。

其实诺兰去戛纳前就看过约翰·大卫在《球手们》里的演出,那时候诺兰还不知道他是谁,更不知道他爸是谁。诺兰说自己写剧本时,很少会把演员代入进去,但写《信条》时脑海里摆脱不了约翰·大卫的模样,于是写完就安排和正在拍《球手们》的约翰·大卫见面。

诺兰说:“我记得很多年前,007系列制片人艾伯特·R·布洛柯里第一次看到肖恩·康纳利,并认定对方可以演邦德的场景。会面结束后,艾伯特看到肖恩康纳利离开的样子,像一只黑豹、猫科动物的样子。”

诺兰觉得,约翰·大卫也有点类似的条件,觉得他的运动能力特别适合《信条》男主角,譬如可以实拍中爬上高速行驶的消防车,可以实现逆转时间打斗的场景。

即使有着职业橄榄球员的底子,但《信条》里一场一场的动作戏,还是让约翰·大卫累到虚脱。

他好几次感觉自己没法在床上爬起来,认为自己拍不完,“很多年前我为了保住NFL的工作而拼命,没想到拍个电影我又要拼命了。”

但这部电影值得他这样的付出,即使他可能会受伤他也愿意,因为2亿美元投资的诺兰大片,多少人抢着想要这份工作啊。

在出演美剧《球手们》那几年,约翰·大卫刻意不去出席媒体宣传活动,因为不想被问到和父亲的问题。

直到《黑色党徒》的宣传期,他才不得不出来面对记者。因为影片入围了戛纳电影节,次年又入围奥斯卡最佳影片,海量的公关活动,实在是躲不过去了。

出来露脸还有个重要原因:通过这部片,媒体和影迷都知道约翰·大卫是真的能表演,不只是有个明星老爸。《信条》今年的发行倒省了事,没有盛大首映,没有媒体记者会。影片去年秋天就杀青,眼看着影片档期一次次推迟,甚至都担心上不了大银幕,还好最终天随人愿。

华盛顿全家在上映前,就在空空的华纳公司放映厅看过全片,被问到父亲如何评价他的表演?约翰·大卫·华盛顿说:“爸爸只是紧紧地拥抱了他,说很爱我,在我家这就是很大的赞许了。”

事实上,在等待《信条》上映的期间约翰·大卫也没闲着,他偷偷地和赞达亚出演了爱情电影《马尔科姆和玛丽亚》,在挑战了犯罪片、间谍片后,他又来到了爱情片领域。

不可否认,父亲的影响力和人脉,对他的“大器晚成”帮助很大,但师父领进门,修行在那个人。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